104年度性別暴力防治影像巡迴座談  專業人員場(高雄市)

時間:20150925

地點:真福山社福文教中心

與談人:暨南大學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學系 王珮玲教授

    現代婦女基金會南區工作站 吳淑美主任

播放影片:《寒蟬效應》

 

主持人:

開始之前,先請副座為我們說幾句話。

 

高雄市政府社會局葉玉如副局長:

  兩位老師、女影學會的同仁、各位同仁大家早安!很不巧的是我昨天沒辦法和大家一起參與活動,因為行政院辦了一個拒菸反毒的方案,他們知道我們高雄的網絡單位很優秀,特別請我和姚局長去參加。我們的網絡結合社政單位,雖然彼此會有意見相左的時候,但絕對都是為了讓現況更好,我也相信我們都還有很多想要實現的想法,所以才能夠辦這場共識營,謝謝大家!

 IMG_2271.JPG  

主持人:

  特別謝謝我們的副座!那現在就接棒給兩位老師,大家看完電影後一定有很多感觸,千萬不要錯過和老師對談的機會!

 

王珮玲:

  性侵害的案件我們通常都會保護受害人,可是訴訟的過程中,受害人被保護起來了,加害人卻可以公開的面對人群、到處宣揚他的觀點,即使眾人都指控加害人,卻因為受害人無法曝光,沒有人聽見她的聲音、也沒有人聽她的版本。這個女孩子好幾次自殺未遂,就像電影演的,她後來吞安眠藥自殺的原因就是因為看了網路的傳聞,我要說明的就是被害人的處境,因為被保護起來,她就沒有了聲音。然而加害者可以聲稱他的清白、可以到處結盟,這樣一來,對身處同樣環境的受害人,會有多大的傷害?

  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心理歷程,試想一個小女生面對一個有威嚴、有權勢、有魅力的教授,她心裡多少是參雜著一些情愫的,也或許她也摸不清楚自己的心意,所以在過程中她對自己有很多的懷疑和責備。當沒有出口的時候,她只能傷害自己。

  我一直記得一位曾遭校園性侵案件傷害的學生和我說的一句話;那時候她終於畢業了,我和她說,她真的很勇敢,能夠走到這一步,她說:「老師,我若不是這麼勇敢,我早就畢業了,我今天不會受到這麼多的傷害。」如果她和其他受害人一樣,默默隱忍,忍個三年就過去了,頂多是在午夜夢迴的時候自己去回想、去恨、去痛苦,可是她選擇面對,這樣的選擇卻讓她的學業被拖延、讓她的人格被污辱、讓她的大學生活慘白,女孩說:「老師,我是不是太勇敢了?」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。

 IMG_2279.JPG  

    我們過去認為家暴案件比性侵害案件還要難處理,因為性侵害有很明顯傷害的一方,家暴卻必須審慎評估誰是受害者、誰是加害者,但這幾年下來,我心裡有了新的疑惑,性侵害案件只需要從表面上看就夠了嗎?當加害人可以用權勢來創造對他有利的場合,我們要怎麼判斷誰是加害者、誰是受害者呢?

  我第一個想要表達的是「理解被害人的處境」。縱使這個過程是複雜的、反覆的,我們都要去了解鑲嵌在被害人肩膀上的那種看不見的脅迫。第二個是「能夠伸出援手的人」,這便是所謂網絡合作的力量,透過扎實的網絡單位互相合作,才能把她救起來。

  電影最後寫「獻給為婦女運動及為公平正義所奮鬥的勇士們」,我想這些勇士便是在座的各位,希望我們能夠繼續努力,謝謝大家。

 

吳淑美:

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多自己的議題,即使我們很清楚為何而戰、為誰而戰,但是背著自己的議題,又要去扛別人的問題,都會有軟弱的時候,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網絡的存在。

  有首西班牙歌的歌詞是「在你下一滴眼淚滴下前,我就會為你趕到,I’ll be there before the next teardrops fall」,這是一個非常感人的舉動,我的夢想是:「下一個走到我面前的姊妹和她們的寶貝,眼裡可以不再有恐懼和淚水。」

  這幾年我開始到大陸去幫忙,大約兩年前他們來參訪,那時候他們看著我們的網絡系統紅了眼眶,他們說:「這在我們內地,大概還要架構三十年。」因為他們的受害者最少有九千萬。我們很努力想要救人,但是當一個人全身的重量壓在妳身上的時候、妳必須成為他的力量,還是會有喘不過氣的時候。

 IMG_2309.JPG 

家暴防治我們至今推了將近二十年,但我很擔心如果我們沒有開始下一步更細緻地分流分級計劃,我們會有所耗竭,一級預防能夠做到的必須更多,三級預防必須做到分流。我們都知道性別教育一學年只有四小時,尤其不見得會被善用,但我們都很期待孩子們應該更完整地知道怎麼面對性別這件事,對情感的教育、對身體的概念、對自己的保護,這不是只有四小時能夠被講完的事。我們的孩子單純善良、容易相信別人,卻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覺,他們對申訴管道、對求救路徑、對法律是無知的,是惶恐的。我們應該要有這樣的敏感度,應該要檢討我們的一級預防做到了多少,我們有沒有讓孩子知道他們自身的權益?因為這樣的念頭,我們決定要進入校園,讓學生了解「戀愛暴力」,如果我們不希望親密關係暴力一路從戀愛暴力落入婚姻暴力,這會是我們現在更應該要深入推動的事,我們的兩大重點是「如何辨識危險情人」、「如何理性談分手」,我們要讓善良的孩子也知道他們能夠擁有什麼、不要什麼。

  我今年開始陪伴受暴姊妹出來現身說法,因為要現身說法,我把能夠變裝、幫他們遮掩形象身份的東西都準備齊全了,但有個姊妹卻跟我說:「淑美姐,該覺得丟臉的不是那個欺負我的人嗎?為什麼需要變裝的是我?」各位,我們需要給她們更多的勇氣和自信,我們要打破她們被認為受暴是丟臉的迷思,真正丟臉的是欺負人的人。

  我們要繼續努力,身為性別暴力防治的一員,大家都要做彼此終身保固的力量與支持,謝謝!

 

主持人:

  謝謝兩位講師,我想今天要來學習的是兩位老師的精神,讓我們在下一滴眼淚掉下前就能夠感受,讓我們做彼此的後盾,謝謝大家今天的參與!

 

創作者介紹

104年度 性別暴力防治影像巡迴座談

yes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