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年度性別暴力防治影像巡迴座談專業人員場(連江縣)

時間:2015年10月25日

地點:連江縣社會福利研習中心

與談人: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韋愛梅助理教授

    社團法人台灣醫務管理學會 陳宣萱專員

主持人:連江縣政府民政局劉芃蕎專員

播放影片:《女人的力量》+《母獅》


主持人:

我們今天要看的影片是《女人的力量》以及《母獅》,《女人的力量》這部電影是一部紀錄片,講述新移民的故事,我們馬祖也有很多新移民,相信大家會有所感受;第二部描述的是長期受到家暴的太太,如何選擇反抗的故事,畫面有點血腥,大家要有心理準備。今天也很高興邀請韋愛梅老師和陳宣萱老師來跟我們進行映後座談。


韋愛梅:

剛剛有問了局長,馬祖的外籍配偶以中國配偶為多數,其次是東南亞,內政部的統計中,金門、馬祖的與中國配偶結婚的比率是全台較高的地方,這很可能是因為地理位置的影響,同時中國配偶的文化和語言隔閡也比較少。

我們現場有沒有想要提問的呢?那我們先請陳宣萱老師來為我們分享。

IMG_2526.jpg 


陳宣萱:

我們每次講到外籍配偶都會直覺想到東南亞、中國的女人,但有沒有男人和我們台灣人結婚?有啊!歐美人和台灣人結婚也都是外籍配偶,所以外籍配偶有很多可能的情形。

片中我們可以看到麥玉珍選擇離婚,這是很勇敢的決定,就算是台灣的女人,婚姻遇到狀況,遇到家庭暴力,可能都不敢離婚,同時願意站出來協助在台灣的外籍配偶和台灣的家庭磨合,或者在經濟上給予協助,這是很難得,也很少見的。

有關家庭暴力的部分,我們就留到接下來的影片再來談,看大家有沒有什麼問題。


主持人:

好,那我們緊接著播放下一部影片。


韋愛梅:

殺夫不是只有出現在電影中,台灣也有,我們都知道1993年震驚台灣社會的鄧如雯殺夫案,當時二十初頭的鄧如雯不堪丈夫長期家暴,甚至動手打小孩和娘家的人,最後殺了自己的先生。也因為如此,家庭暴力才獲得重視,同年在台北市就成立婚姻暴力危機處理中心,之後才有家庭暴力防治法來處理這一類的問題。

而這樣的問題在中國也是相當嚴重的,我記得有次受邀到中國演講,知道他們女子監獄裡有很多都是殺夫的囚犯,都是因為不堪長期的家庭暴力才會動手,背後的故事的確很讓人揪心。


陳宣萱:

這是一部帶有黑色幽默的影片,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有一幕,大家齊力在分屍的時候,很像母獅子獵捕到獵物後分食的畫面,還記不記得電影中有個大嬸說「吃內臟才有體力對抗先生,就像母獅一樣吃內臟才有力氣打獵生存」。這是一個貫穿整部影片的譬喻。

很多家庭暴力其實不一定是先生打太太,加害人也可能是太太,也不是肢體暴力才是暴力,語言暴力更是一種精神虐待,我們在座結過婚的可能都知道,女人也可以是很可怕的。

這部影片來自韓國,雖然不清楚導演當初為何會想拍這部影片,不過在韓國,家庭暴力是很常見的,韓國文化更是沙文主義盛行,包括我們昨天看的《青春勿語》也可以談及這種文化。韓國有很多以家庭暴力、或是性侵為背景的影片,這都反映了現代韓國的社會問題,很多議題透過影片被察覺,進而被重視,就像我們今天透過影片來探討家庭暴力的議題。

IMG_2534.jpg 


韋愛梅:

現場的大家都是第一線的工作人員,想聽聽看大家有沒有什麼問題還是想和我們分享的?


觀眾1:

我主要負責的是青少年服務工作,有時候會和不同單位的同仁合作,讓青少年透過個案訪視、團體等方式學習,其中也會涉及到目睹兒和青少年的處遇服務。


韋愛梅:

實務上的跨業合作的確非常重要,研究上發現,多數的受暴兒童,很可能在無形中複製了相同的行為模式,這是很需要被看見以及被對待的。謝謝你的分享。


觀眾2:

在處遇的過程中,很感謝有科長的協助,當我每天晚上睡覺前擔心會不會接到案主自殺的電話,是科長很快地意識到,並且提醒我已經出現情感轉移的現象,需要把自己抽離。真的很感謝科長。


韋愛梅:

沒錯,工作中很需要有督導的協助介入,同儕督導也是一種。


觀眾3:

第一線的服務真的很困難,就像陳老師說的,有時候接到家暴通報時,我們到現場了解,有很多互毆,或是其他種種狀況,根本無法成案,紀錄也很難進行,但這樣就會影響到我們的評鑑,這一直困擾著我們。


韋愛梅:

這部分的確會因為地方而出現差異,制度只有一套,是否符合每個區域和家庭則是需要被探討和對話的。


主持人:

再次謝謝兩位講師,這兩天與我們進行對話,謝謝各位。

IMG_2520.jpg 


創作者介紹

104年度 性別暴力防治影像巡迴座談

yes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