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年度性別暴力防治影像巡迴座談一般社會大眾場(新竹縣)

時間:2015年11月17日

地點:新竹縣政府3樓第二會議室

與談人:新晴心理諮商所  柯淑敏心理師

    桃園光影電影館 陳怡君策展人

播放影片:《烏龜和眼淚》+《家好月圓》+《爸爸生氣了》+《無聲片刻》


陳怡君:

對家暴目睹兒來說,父母給予的價值觀很可能深植在腦中,加上沒有對外界的接觸,孩子並不知道有其他更適切的對待方式,很容易被父母的舉止影響,而某種程度上,成人是有所選擇的,孩子卻無法選擇父母,更可能變成父權結構下的犧牲者。

從影片結構來探討,大家可以發現《烏龜和眼淚》的結構是很緩慢的,將鏡頭由下往上看,視角是渺小的,也可以衍生出小羽面對生活的無助,無論是父親、母親,還是小羽,都各自被關在小框架裡。

20151117_162424.jpg 


柯淑敏:

大家好,我是新晴心理諮商所的心理師,先以我的專業角度和大家分享。大家可以想一想,如果我們身邊遇到這樣的孩子,我們可以怎麼伸出援手?或者像是《烏龜和眼淚》片中的老師,該怎麼去判斷疑似遭受家暴的學生?


觀眾1:

她可能上課的時候心不在焉、答非所問,或者神情凝重,也可能即使炎熱的夏天都穿著長袖。

20151117_151203.jpg 


柯淑敏:

謝謝這位觀眾,回答的很完整,如果我們身為老師、左鄰右舍、朋友,遇到這些孩子,請不要忽視他們的存在,也許他們遇到了難解的問題,我們可以試著幫助他們。剛剛片中保健室的老師詢問小羽:「你昨天幾點睡?」,這種就是所謂的「封閉式問句」,當我們面對這些孩子時,請不要使用封閉式問句,因為他們可能長期活在壓抑下、變得很畏縮,我們可以用開放式問句,引導他們慢慢說出自己的情況。


陳怡君:

四部影片呈現不同的家暴樣貌,而家暴在我們的社會中依然是很嚴重的問題,可能因為社會結構、貧富差距、時代背景種種原因而產生,如果一個社區願意彼此互助,便可以在異狀發生的時候給予援助,就像在座的各位,只要願意在人群中現身,相信都能成為一種守護的力量。


柯淑敏:

我們今天有防暴護衛天使來到現場,非常感謝各位長期在為社區做努力。大家可以看見影片《無聲片刻》中的男主角,明明總是聽到尖叫聲或者碰撞聲,甚至目睹鄰居被丈夫扯頭髮的一幕,卻沒有伸出援手,這種時候,換作各位會怎麼做?

20151117_151020.jpg 


觀眾2:

打110。


柯淑敏:

大家知道110和113的差別嗎?113是保護、諮詢專線,110則是報案專線。希望你們能夠帶著這樣的資訊回去,我相信今天來到現場的大家,都不會吝嗇去幫助別人,謝謝各位!

創作者介紹

104年度 性別暴力防治影像巡迴座談

yes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